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故事

基层公务员改革难题待破解

2018-10-11 21:59:12

在酝酿和试点多年之后,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制度将要在基层迎来全面推广,基层公务员的评价体系与薪资调整或将面临新一轮变革。在专家看来,在晋升渠道架起职务与职级“双梯”之后,包括如何保障职级晋升科学透明、如何解决基层财政压力等等,一系列执行阶段的改革难题,需要配套制度来破解。

现状——

基层公务员的“待遇”尴尬

12月2日,中央深改组第七次会议审议了《关于县以下机关建立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制度的意见》,官方在新闻通稿中称:“在职务之外开辟职级晋升通道,在全国县以下机关实施这项改革,有利于调动广大基层公务员的积极性。”

“基层公务员不升职也可涨工资”,“不当官也能享官员待遇”,“基层公务员将不再担心晋升‘天花板’”……这项改革的“利好”影响迅速被各大媒体聚焦。舆论对于这条消息的敏感,反映出社会对于基层公务员薪酬话题的高度关注。

张醒是安徽某县级机关的一名公务员,获悉这个“利好”消息后,他的第一反应是:工资真的能涨?

工作四年,科员张醒的工资刚刚超过2000元。“亲友都觉得我在政府机关上班,是个‘官’,但是,同样工作四年,在县城企业打工的同学至少也能领到3000多元,我的工作,中听不中用。”张醒说,因为工资低,四年前跟自己一起入职的同事已经有人辞职,逃离体制内。

在中国的公务员体系里,公务员实行国家统一的职务与级别相结合的工资制度。据媒体统计,当前各地公务员工资的四个组成部分中,职务工资约占20%,级别工资约占25%,地区附加津贴约占45%,各种补贴约占10%。

职务工资比例虽不高,但由于地区附加津贴多是按照职务发放,职务工资整体所占比例接近七成,职务对公务员的工资水平有着决定性作用。

因此,长期以来,职务晋升被视为公务员队伍中的最大激励,职务提高不仅是手握权力的增加,也意味着薪资待遇的提高。

不过,对于张醒这样的基层公务员来说,晋升职务又谈何容易。

“比如县以下,正处级只有县委书记、县长、县人大常委会主任、县政协主席等少数几个职务。多数公务员基本都是在科员、办事员这两个级别之间走完了个人仕途。”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汪玉凯说,对于绝大部分基层公务员来说,晋升机会的狭窄,就意味着提高待遇的机会渺茫。

变革——

给基层公务员晋升架起“双梯”

张醒刚刚入职的时候,也听到过周边老员工的一些“热心”提醒与劝告:“干的好,不如关系好;工资少,不如再报考。”

“就是说,要想待遇好,就得尽快找关系,趁着年轻尽快升职,如果嫌工资少,又没关系,干脆就早点准备,再报考高级别的单位,逃离基层。”张醒说,每年的“公务员热”,准确的说,应该是“大衙门”的报考热,这些级别较高的部门,岗位待遇高,上升渠道好,年轻人中,不少是选择先在基层干两年,再寻求“向上”报考的机会。

“700余万公务员中,500多万人都在县级以下工作。基层公务员承担了大量工作,但晋升通道却十分狭窄。”汪玉凯说,在目前公务员队伍的“金字塔”结构中,绝大部分公务员属于科员及科员以下职务,但是,职务与待遇挂钩,以职定级、以职定薪,这导致基层留人难,基层公务员工作不踏实,积极性受挫。

正因如此,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的《决定》中,明确提出“建立公务员的职务与职级并行、职级与待遇挂钩制度”,这次中央深改组审议的《意见》,亦可视为对三中全会部署的落实。

“职务与职级并行”,在舆论中也被称为公务员晋升的“双梯制”,也就是说,即使没有职务升迁,也可以通过职级晋升获得待遇的提高。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表示,公务员的职务与职级划分,国家早就有相应的规定,如今强调“并行”,主要是体现在薪酬待遇的配备上,因为目前的薪酬待遇主要与职务捆绑。

“比如同时入职的甲和乙,工作10年后,能力相当的两人中,甲当了科长,薪酬待遇提升,乙没有升职,薪酬维持原状,这让乙感到不公平。未来,将薪酬与职级挂钩,即使乙没有升官,但是并不影响他提高职级、增加薪资。”竹立家说。

汪玉凯也表示,这就相当于给公务员增加了一条晋升通道,就是在职务与待遇挂钩的基础上,职级也跟待遇挂钩,公务员只要工作能力、工作表现合乎要求,就能不断提高职级。

执行——

基层“职级晋升”需科学透明

在舆论分析中,构建公务员“职务晋升”与“职级晋升”的“双梯制”,公务员的晋升变一元为多元,能让更多人从职级晋升中获得相应的认同,让年轻公务员看得见未来,促使他们放弃“逃离基层”的念头。

此外,正如张醒抱怨的那句“干的好,不如关系好”,在专家看来,“双梯制”还将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为了职务晋升“千军万马挤独木桥”的“官场现形记”,让干部安心工作,促进行政效能提高。

“因为职务的重要性,为了一官半职,一些干部平时热心钻营,一些地方跑官要官之风严重,‘官本位’思想浓重,这些恶劣的官场生态,其实就是源于制度上的缺陷。”竹立家说。

谈及改革的影响,汪玉凯也表示,目前这项改革的具体措施尚未面世,但是,从执行层面来看,必须建立科学透明的职级晋升方案,要综合公务员的工作能力、群众评价等多方因素,防止制度设计上的“一刀切”与“齐步走”。

此外,根据公务员法,中国的公务员职务分领导职务和非领导职务,领导职务,从国家级正职到乡科级副职,共分10个层级,非领导职务则从巡视员到办事员,分8个层级。

“如今在县级以下推进职务与职级并行,基层公务员的晋升路径和薪资调整就可能出现领导职务、非领导职务和职级三条线,这更显纷乱复杂,执行中是不是需要进一步优化改革,这也是未来需要思考的问题。”汪玉凯说。

虽然,“职务与职级并行”的积极效果显著,但是从酝酿到破题,从个别试点到全面推开,这一改革也经历了较长时间的徘徊。

早在2004年公务员法向国务院提交初审时,就涵盖职务与职级制度的规定。在受访专家看来,徘徊10年才破题,亦折射出这项改革推行的谨慎与不易。

竹立家认为,改革之所以徘徊多年,最大的问题来自于财政支出的调整。公务员的工资和当地的经济发展水平相联系,同一级别不同地区的官员薪酬差距就会很大。职务与职级并行、职级与薪酬挂钩之后,对于偏远、贫困地区来说,将面临增加财政支出压力的问题,这也是这一制度推进中需要解决的问题。

投资热点排行榜

有价值的产业投资参考

中投顾问

产业投资咨询服务专家

橡胶皮条
名门三居室户型图-哈尔滨
上海办公用品
橡胶皮标
名门图片
上海外贸雨伞
橡胶皮球
名门社区实景-哈尔滨
外贸儿童雨衣图片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