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教育

巴里坤

2018-09-15 10:00:05

淡蓝色的天幕,仿佛被舞台上的脚灯照亮了,又好像是天公不小心打翻了墨水瓶。浓浓的乌云迅疾地盖住了半边天,倾盆大雨瞬时落了下来,这就是巴里坤的清晨。这也是我第二次来巴里坤,热情的雨依旧那么好客。

今天北山有骑马比赛,所以我起得很早,想去领略一下新疆哈萨克族人骑马的风采。果然,天公作美,不久雨就停了。

我骑着表弟的自行车出发了。

不得不承认,巴里坤是一个十分优雅的城市。没有太高的楼房,没有汽车的喧嚣,也没有匆忙的上班族。

路很宽阔,没有川流的私家车,少有的几辆计程车在拉送过往的客人。道路两旁的花朵被雨水洗的鲜艳耀眼,没有一点人工装饰过的痕迹。人们一副悠闲的样子,带着小孩向着北山前行。这感觉似乎到了乡下一样,很是温馨。

我也学着他们的样子,慢慢地骑着自行车。忽然,一个女孩叫住了我,她看起来只有十七八岁的样子。

“停一下!停一下!你去哪?也是去北山看赛马的吗?”

我点了点头,应了她一声“嗯!”

“我的鞋子坏了,能不能载我一下啊?”她可怜的说。

我看她手里提着一只高跟鞋,就果断的答应了。“奥,是这样啊!那你上来吧!。”

听完这话,她露出了新疆人特有的小酒窝,“你真是个好人!。”

说罢,她坐上了我的车子。就这样我带着她,向北山骑去。

一路上,我们聊了很多。她告诉我,她哥哥今天也参加了比赛,她是来加油的。还有很多有趣的事,我都记不清了。只记得她叫英珠青青。

很快,我们就到了北山。人山人海,很是热闹。有骑着马戴着毡帽的,有挂着项链穿着长筒鞋的,也有背着毯子戴着墨镜的。各式各样,形形色色。

这时候,有个骑着黑色骏马的男子向我们这边招手。她立刻欢呼了起来,还不停地招手,喊着我听得不太懂的话。这正是她将要比赛的哥哥。不到一会儿,她的哥哥骑着马就走了。

她哥哥走后,她看着我笑了起来,我也对着她笑。

“你也没什么认识的人。一起去给我哥哥加油吧!反正我的鞋子坏了,我哥哥也不再身边,你就照顾一下我吧!大好人。”她把两只手插在腰间笑嘻嘻地说。

“嗯……,既然你这样要求了,我就舍命陪君子了。”

她把两只鞋子提在手里,“那走吧!我带你去吃好吃的,”

说罢,我们就向着会场走去。在比赛开始前,我们一起吃了点东西,还喝了一杯奶茶。买了一点零食,慢悠悠的进入了会场。

她的哥哥出场了,漂亮的帽子配着白色的衬衫,系着那种很拉风的牛皮腰带,穿着长筒靴子,很帅气。

她看着我,眼睛一眨一眨的“哥哥很帅吧?”

我真的有点嫉妒,但很不愿意地点点头。

“其实,你也蛮帅。”,说完,她害羞的脸都红了。

顿时,我也有点不好意思,因为这是我第一次听别人这么说我。

一声枪响,比赛正式开始了。选手们吆喝着,向着终点冲去。她的哥哥果然是一位骑马高手,很快他就到了第一名的位置。随着人们的欢呼声,第一组的比赛结束了,第一名也理所当然是她的哥哥了。她兴奋的样子很是令人喜爱。

她见我没什么表情,一边笑嘻嘻的欢呼,一边就抓起我的手左右摇摆。刹那间,我的手指像触电一般,一种兴奋的感觉顿时流向心灵的最深处。我也大声的欢呼了起来,向着她的哥哥招手,心中那久久的压抑,完全消失在了九霄云外。

下午的时间转眼即逝,我们玩得很开心。

“夕阳什么时候都是那么的美丽。”她指着天空,脸上露出不舍的样子。

我看着她那可爱的样子,不禁心疼起来:“虽然很短暂,但留给人们总是那最美好的回忆。”

“嗯嗯。明天还要比赛,你还会来吗?”她低下头,天真地问。

“嗯,当然回来。你呢?”

“我也会的,那你还要载我哦!”,她开始哈哈大笑了。

“嗯,好的。”我也笑了。

“那再见咯,我得去找哥哥了。”说罢,她挥了挥手,向着人多的那边跑去。

看着她消失的背影,我脸上再次露出了笑容。我发现我真的喜欢上了这个女孩,喜欢那甜甜的笑容,喜欢那活泼的性格,喜欢巴里坤女孩那种豪放又不失优雅的美。

时候已经不早了,人们也陆陆续续的回家了,我也正准备回家。

忽然,远处一片躁动。听刚刚走过来的人说,那边有个女孩过马路时,被一辆黑色的宝马撞死了。听到这话,我的心顿时跳得好快,好像要发生什么事似的,我赶紧向那边跑去。

我拼命地挤着人群,终于挤到了前面。

眼前的一幕,我惊呆了。那个女孩静静地躺在血泊里,血不停的从耳朵里流了出来。她的哥哥正趴在那里失声痛苦。肇事者已经不见踪影。

我想大声的哭泣,抱住她,把她唤醒。但,我又很害怕,害怕以后再也见不到她。我不知道为什么,也不知道做些什么,只有眼泪不住的流了出来。呆呆地站在那里。

没过多久,救护车来了。随着喧嚣的鸣笛声,人们走了,她也走了……

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我独自一个人坐在山丘上,没有回家的心意。她仿佛依旧在我的身旁,我的心好乱,想说好多话,却又说不出。

我抬头看了看天空,云彩是那么的美!几团壮丽的云彩,分别现出桔红、深红和朱红,边上还散射出许多细致的光束。转眼间,那几团壮丽的云变成了几朵长长的烟云。消失不见了。

不锈钢蒸炉
杭州打印机耗材
上工批文化用品礼品国际采购中心效果图-上海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