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美食

我的玉簪花

2018-09-15 09:52:54

我有一盆白玉簪,每年立秋开放,从未爽约。

今天,我的玉簪花又开了。站在花前,总想起那样一位女子,她身着绿色旗袍,手戴碧玉手镯,头插白玉簪,面带微笑,款款走来,这样的女子应是世间绝美的。她应从江南来,有着江南女子的温婉柔情;她应从唐宋词中走来,有着唐宋词的凄美婉约;她应从水墨画轴中走来,有着水墨画的淡雅清丽;她应来自仙境,不惹尘埃;她应来自心灵,纯洁无暇。

玉簪花晚上开放,色白如玉,芳香袭人,开时,六片花瓣像喇叭形,极力伸展,仿佛倒卷上去,瞪着大大的眼睛,想要看穿你的心思。玉簪花开时,没有月光,黑暗中,只有芳香泄露她的消息,玉簪花一定是静默的,她从不言语,她独自躲在夜的翅羽下,静想心事,晚上没有蜂蝶的眷顾,没有多情的期待,更没有任何心湖的涟漪,玉簪花不奢望任何爱恋,她优美的开放,优雅的枯去,不带来任何伤感,不带走一点快乐。白天,玉簪花的花瓣合拢成玉簪的形状,然后就不再开放,静静地等待死亡,或者孕育种子,玉簪花每个花季只盛开一夜。玉簪花一朵朵的开放,从不争吵,更显得优雅从容。玉簪花的叶子硕大碧绿,衬托的花朵更加洁白无瑕,花托更加葱绿可爱。

当窗外残雪还未消融,玉簪花就睡醒了,伸出嫩绿的小手,告诉我,春天来了,我就偶尔给她浇一下水,玉簪花天生受不得别人一点好处,拼命的生长,很快,碧绿的叶子铺满花盆,也许硕大的叶子吸引一下我的眼球,也许心形的叶子让我心动,也许我还记挂着立秋的那场花事,总之,我记得偶尔会给她浇一点水,除此之外,我把她扔在墙角,听天由命了。似乎,她的生命力太强,我虽然从不给她洗澡,给她施肥,她依然努力的开放。

玉簪花在我家已经十几年了,平时我从未对她过多的关注,一年四季总被我扔在墙角,当她叶子完全枯黄时,我甚至想,明年她也许活不过来了,当她开花时,我才关注一下。对于她,我感到由衷的亏欠,有时盆里长满了,换盆时,我不得不扔掉好多。玉簪花从不计较,无论生存多么艰辛,认真的生长,静静的开放,一年年的认真的活着,作为人,我们有更多的理由,好好活着。

星形卸料器
山西中西式点心
上海滩新昌城三居室户型图-上海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