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揭取消嫖宿幼女罪四大焦点法取消嫖宿幼

2018-07-03 14:34:49

今年7月,人民法院答复全国人大代表孙晓梅关于废除嫖宿幼女罪的建议时,明确表示完全赞成废除嫖宿幼女罪,认为以嫖宿幼女罪定罪量刑,虽然对被告人进行了处罚,但也认可了幼女“卖淫女”的身份特氟龙板材
,这一标签是对幼女的极大侮辱。

焦点一

建议取消收买儿童

“从轻处罚”的规定

委员普遍认为,草案进一步加大了打击拐卖妇女儿童力度,这是一种进步。

韩晓武委员表示,新的规定仍保留了对被买儿童没有虐待行为、不阻碍对其进行解救的,可以从轻处罚。

“这一规定初的动机是好的,从具体案例看,这样可以降低公安机关解救被拐卖儿童的难度,而且在某种意义上说有利于保护被拐卖儿童不受虐待。”韩晓武分析,但这种“从轻”规定不利于打击、震慑拐卖儿童犯罪,不利于被拐儿童的买方市场的彻底肃清,甚至客观上催生拐卖儿童犯罪分子的作案动机。

韩晓武建议,对收买被拐卖儿童的规定作彻底修改,删除“可以从轻处罚”的规定,以此明确宣示,收买儿童就是犯法,必将受到严厉处罚,从而给怀有犯罪意图的不法分子以更强的震慑,更好地保护儿童的人身权利不受侵犯。

“即拐卖包括收买儿童本身已独立构成犯罪,犯罪行为人没有虐待或阻碍解救只能说没有新的犯罪发生,而不应因此减轻收买儿童之罪。反过来说,如果有虐待、阻碍解救的行为,则应视为在拐卖罪基础上又犯了新罪,应数罪并罚加重处罚。”韩晓武说。

法:取消嫖宿幼女罪完全赞成 揭取消嫖宿幼女罪四大焦点

欧阳昌琼(全国人大财政经济委员会委员)和刘新文(广西壮族自治区人大常委会副主任)也建议,收买被拐卖儿童,存在虐待行为,阻碍对其进行解救的,从重处罚;对于被拐卖的妇女,违反被拐卖妇女的意愿,并且阻碍其返回原居住地的,从重处罚。

另外,陈国令委员建议把草案条款中规定的“按照被买妇女的意愿,不阻碍其返回原居住地的,可以从轻、减轻或者免于处罚”的“可以从轻、减轻或者免于处罚”改为“可以从轻处罚”,和前款的对买卖儿童的处罚一样。

“被买卖的妇女大部分是农村的,没有文化,她们和儿童一样是弱势群体,应该受到很好的保护,要保护这部分人,必须打击卖方和买方,必须双管齐下,如果没有买方市场,那么也不会滋生卖方。”陈国令说。

昨日上午,全国人大常委会分组审议刑法修改案(九)草案,多数委员对草案中涉及恐怖活动犯罪、危险驾驶罪、拐卖妇女儿童罪等有关条款作了进一步的修改和完善给予肯定,同时提出具体的意见。

《法制晚报》梳理委员及列席会议的人大代表的意见发现,严厉打击拐卖妇女儿童和收买儿童、毒驾入刑呼声。为了严厉打击拐卖妇女儿童中的买方市场,委员建议,删除“可以从轻处罚”的规定。

法:取消嫖宿幼女罪完全赞成 揭取消嫖宿幼女罪四大焦点

【逗趣站声明:逗|趣转载本文仅以信息传播为目的,不代表本站认同其观点和立场,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及连带。】焦点二

建议将“毒驾”列入危险驾驶罪的范围

近年来,因毒驾引发的交通事故频发,全国毒驾案例快速增长,据公安部信息显示,自2011年以来,全国公安机关查获毒驾行为2000多次,因毒驾造成200多人死亡,800多人受伤。

昨日,正值世界禁毒日,多位委员建议将“毒驾”列入危险驾驶罪的范围,以有效打击吸毒后驾驶机动车带来的危害。

方新委员表示,我国现在吸毒人口达1400余万,比2008年增长了6.8倍,而且吸毒的人群越来越年轻化,吸食合成毒品的人平均年龄28岁。按公安部的数据,这些人里面拥有驾照者不少。

“与酒驾相比,毒驾行为对道路交通安全和社会公共安全的危害更大,但是按照现在的法律,毒驾要承担的法律后果与酒驾行为相比明显偏轻,达不到震慑效果,无形中会助长吸毒驾驶行为。”方新说。

韩晓武委员给出具体的数据,酒后驾车比正常反应时间慢12%,而毒驾比正常反应时间慢21%,特别是毒瘾发作时驾车则更加危险,危害更大。

梁胜利、黄润秋、何健忠(全国人大代表)等多位委员同时表示:“毒驾”行为对公共安全产生严重威胁,一旦发生交通事故,后果将十分严重。

法:取消嫖宿幼女罪完全赞成 揭取消嫖宿幼女罪四大焦点

【逗趣站声明:逗|趣转载本文仅以信息传播为目的,不代表本站认同其观点和立场,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及连带。】焦点三 建议取消对行贿行为“免除处罚”的规定

草案对于行贿人的处罚也做了修改。草案中有规定的,行贿人在被追诉前主动交待行贿行为的,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其中,犯罪较轻的,“检举揭发行为对侦破重大案件起关键作用,或者有其他重大立功表现的,可以免除处罚”改为“对侦破重大案件起关键作用的,或者有重大立功表现的,可以减轻或者免除处罚。”

草案将刑法第三百九十条第二款关于行贿的处罚作修改湖北弘驰电子工程有限公司
,删除了“检举揭发行为”等的表述。对此,韩晓武委员认为,对“免除处罚”作一些限制性规定,是一个进步。

他同时认为,这种修改还不够,因为尽管删除了这个表述,但后面可以免除处罚的规定,实际上仍然包括这类行为,仍然造成行贿人可以免除处罚,造成行贿人怀有侥幸心理。

“行贿人知道,只要犯罪被发现后痛痛快快交待罪行,也就是对破获重大案件起了作用,而且当初行贿数额越大越严重,交待后立功也就越大,就越可能免除处罚。如此,无形中放纵了行贿犯罪行为,而且可能催生更多的腐败犯罪,不利于源头治理。”韩晓武说,这条规定修改的方向应是彻底取消“免除处罚”。

刘政奎委员认为,上述条款很容易成为行贿犯罪者的免罪理由,放纵行贿犯罪行为。受贿和行贿都是犯罪,没有行贿才没有受贿。所以,对行贿犯罪,符合一定条件的可以减轻处罚,但不可以免除处罚。

全国人大代表李沛霖认为,行贿和贪污应该是同罪的,在某一个程度上,对行贿人也应该和贪污的其中一个处罚相等。

法:取消嫖宿幼女罪完全赞成 揭取消嫖宿幼女罪四大焦点

【逗趣站声明:逗|趣转载本文仅以信息传播为目的,不代表本站认同其观点和立场,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及连带。】焦点四

建议“嫖宿幼女行为”

按强奸罪论处

对于社会关注的废除“嫖宿幼女罪”的问题,委员也提出建议。

据了解,嫖宿幼女罪是1997年修改刑法时新增设的一个罪名,当初增设的目的是更好地保护幼女的人身权利,但对这一罪名的实施,这些年来一直存在争论,不少人建议废除嫖宿幼女罪。

昨日分组审议中,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沈跃跃和陈秀榕委员建议,取消刑法第360条第2款“嫖宿幼女罪”,将该类行为一律作为强奸罪论处。

马馼委员提出,希望借这次修改的机会,比较集中地解决涉及妇女儿童保护的问题,把这个罪名(嫖宿幼女罪)废除掉。

陈秀榕委员建议取消刑法第260条第二款“嫖宿幼女罪”。

原标题:委员建议取消“嫖宿幼女罪”

法:取消嫖宿幼女罪完全赞成 揭取消嫖宿幼女罪四大焦点

【逗趣站声明:逗|趣转载本文仅以信息传播为目的,不代表本站认同其观点和立场,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及连带。】理智的做法是着眼于犯罪治理和法益保护的长远需要,在废除嫖宿幼女罪的同时,区分情节和主观恶性分层并入;同时对强奸罪进行系统设计、均衡配刑。

四川邛崃两名男子与组织卖淫者介绍来的13岁幼女发生性关系,一年前被检察院在全国首次以强奸罪提起公诉,近日法院作出判决,首次对两被告人以强奸罪判刑,再度引起人们对嫖宿幼女罪存废的关注。另据报道,参加今年全国两会的一些代表委员也在呼吁“废除嫖宿幼女罪,并入强奸罪”。

自贵州习水嫖宿幼女案曝光以来,这一初衷原为保护幼女利益的罪名,就不断受到大众舆论的谴责,落下个歧视侮辱幼女的恶名,这或许是当初立法者始料未及的。在无数次的讨论中,立法专家和刑法学者都向公众解释当初立法的客观性和正当性,但这一罪名放于当下却很难经得起逻辑的推敲。依据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所有卖淫活动中的儿童均被推定为“被利用”,而对嫖宿幼女罪中的幼女,刑法在客观上却确认了其卖淫牟利的“自主性”,实乃自相矛盾的立法逻辑。

这些年,因为一些特殊个案的影响,这一罪名的废止呼声不断。尤其是在刑罚适用不均的背景下,人们期待立法进行更严密的设计,以防止特权者借此逃避法律制裁。2013年,法表示完全赞成废除嫖宿幼女罪,并联合其他部门出台《关于依法惩治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的意见》,提出以金钱财物等方式引诱幼女发生性关系,知道或应当知道幼女被他人强迫卖淫而仍与其发生性关系的,均以强奸罪论处。据透露,去年以来,实践中嫖宿幼女罪已基本不再使用,全国人大也在研究废除嫖宿幼女罪。此次邛崃法院的判决,无疑是一种呼应。

但是,司法实践中的变化并没有化解刑事立法上的尴尬,在现行刑法嫖宿幼女罪和强奸罪并行的文本下,司法选择性地不予适用,实际上冒有一定的“造法”风险。当前,我国性侵儿童案件高发,2014年被媒体曝光的这类案件就高达503起。加之参加今年全国两会的一些代表委员“废除嫖宿幼女罪,并入强奸罪”的呼吁,不难预料,在不久的未来,这一争论不休的罪名将成为历史。

不可忽视的是,刑法修改并非简单将嫖宿幼女罪并入强奸罪了事。由于现实中嫖宿幼女的行为表现复杂多样,例如对确实不知是幼女的嫖宿行为、谈恋爱情况下的特殊嫖宿幼女等,如若不加区分地一律适用强奸罪从重处罚白鳝鱼苗
,很可能走向另一个极端,出现个案适用上的另一种不合理。因此,理智的做法是着眼于犯罪治理和法益保护的长远需要,在废除嫖宿幼女罪的同时,区分情节和主观恶性分层并入;同时结合近年来出现的猥亵男童、同性强奸、女性强奸男性等立法疏漏,对强奸罪进行系统设计、均衡配刑,以提高刑事立法的科学性。

原标题:嫖宿幼女罪并入强奸罪需严密设计

法:取消嫖宿幼女罪完全赞成 揭取消嫖宿幼女罪四大焦点

【逗趣站声明:逗|趣转载本文仅以信息传播为目的,不代表本站认同其观点和立场,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及连带。】今年7月,人民法院答复全国人大代表孙晓梅关于废除嫖宿幼女罪的建议时,明确表示完全赞成废除嫖宿幼女罪,认为以嫖宿幼女罪定罪量刑,虽然对被告人进行了处罚,但也认可了幼女“卖淫女”的身份,这一标签是对幼女的极大侮辱。

焦点一

建议取消收买儿童

“从轻处罚”的规定

委员普遍认为,草案进一步加大了打击拐卖妇女儿童力度,这是一种进步。

韩晓武委员表示,新的规定仍保留了对被买儿童没有虐待行为、不阻碍对其进行解救的,可以从轻处罚。

“这一规定初的动机是好的,从具体案例看,这样可以降低公安机关解救被拐卖儿童的难度,而且在某种意义上说有利于保护被拐卖儿童不受虐待。”韩晓武分析,但这种“从轻”规定不利于打击、震慑拐卖儿童犯罪生活污水处理设备
,不利于被拐儿童的买方市场的彻底肃清,甚至客观上催生拐卖儿童犯罪分子的作案动机。

韩晓武建议,对收买被拐卖儿童的规定作彻底修改,删除“可以从轻处罚”的规定,以此明确宣示,收买儿童就是犯法,必将受到严厉处罚,从而给怀有犯罪意图的不法分子以更强的震慑,更好地保护儿童的人身权利不受侵犯。

“即拐卖包括收买儿童本身已独立构成犯罪,犯罪行为人没有虐待或阻碍解救只能说没有新的犯罪发生,而不应因此减轻收买儿童之罪。反过来说,如果有虐待、阻碍解救的行为,则应视为在拐卖罪基础上又犯了新罪,应数罪并罚加重处罚。”韩晓武说。

法:取消嫖宿幼女罪完全赞成 揭取消嫖宿幼女罪四大焦点

欧阳昌琼(全国人大财政经济委员会委员)和刘新文(广西壮族自治区人大常委会副主任)也建议,收买被拐卖儿童,存在虐待行为,阻碍对其进行解救的,从重处罚;对于被拐卖的妇女,违反被拐卖妇女的意愿,并且阻碍其返回原居住地的,从重处罚。

另外,陈国令委员建议把草案条款中规定的“按照被买妇女的意愿,不阻碍其返回原居住地的,可以从轻、减轻或者免于处罚”的“可以从轻、减轻或者免于处罚”改为“可以从轻处罚”,和前款的对买卖儿童的处罚一样。

“被买卖的妇女大部分是农村的,没有文化,她们和儿童一样是弱势群体,应该受到很好的保护,要保护这部分人,必须打击卖方和买方,必须双管齐下,如果没有买方市场,那么也不会滋生卖方。”陈国令说。

昨日上午,全国人大常委会分组审议刑法修改案(九)草案,多数委员对草案中涉及恐怖活动犯罪、危险驾驶罪、拐卖妇女儿童罪等有关条款作了进一步的修改和完善给予肯定,同时提出具体的意见。

《法制晚报》梳理委员及列席会议的人大代表的意见发现,严厉打击拐卖妇女儿童和收买儿童、毒驾入刑呼声。为了严厉打击拐卖妇女儿童中的买方市场,委员建议,删除“可以从轻处罚”的规定。

法:取消嫖宿幼女罪完全赞成 揭取消嫖宿幼女罪四大焦点

【逗趣站声明:逗|趣转载本文仅以信息传播为目的,不代表本站认同其观点和立场,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及连带。】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