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网络

风雨中野蛮生长电子盘防火墙待建

2018-10-30 11:31:35

风雨中野蛮生长 电子盘“防火墙”待建,

“江苏基本已经检查完毕。”江苏大圆银泰贵金属现货电子交易市场(下称“大圆银泰”)总裁袁顾明透露,原来清理整顿是由各交易场所提供资料,省金融办现场检查,这次是由部(际)联席会议来现场检查,不仅收集资料,还深入了解交易系统、业务模式、交易运行等情况。

江苏、浙江、河南、内蒙古、福建……6月底以来,各省纷纷掀起了交易场所第二轮“大清理”。中国证券报获悉,与之相应,一方面是部分交易场所在酝酿新的交易模式。另一方面,新的交易场所仍在各地不断涌现。据知情人士透露,上海自贸区与深圳前海是新建与筹建交易场所集中的地方,中国神华、中国石油旗下自有交易平台即将于近期上线。

全国范围内交易场所清理整顿工作开展已有两年,但违规现象依然层出不穷。业内人士表示,虽清理整顿接近尾声,但由于交易场所监管权在地方政府,一些地方因涉及自身利益而忽视监管和市场发展规律,导致清理整顿并不彻底,甚至此前已通过验收的地区仍存在违规行为死灰复燃的苗头。

风口浪尖上的贵金属电子盘

山雨欲来风满楼。在全国范围内对于交易市场的清理整顿全面铺开之际,包括大圆银泰、天津贵金属交易所在内的“贵金属电子盘”也纷纷传言将进行交易模式转变。据中国证券报了解,大圆银泰新的交易模式将在9月11日正式发布上线。但未能联系到天津贵金属交易所进行置评。

作为大圆银泰发起人之一,袁顾明表示,目前大圆银泰交易品种仅有白银,采用会员单位(会员单位下设经纪商代理机构)、分散式柜台式交易模式。

“以前只管到会员单位这一层,新的模式上线后,我们要管到经纪商层面,不少问题都出在经纪商层面。从根本上说,经纪商跟投资者或者交易商关系紧密、直接。”袁顾明透露,为谋划交易模式转型,去年6月起未再发展新会员单位,并对经纪商进行规范性的管理,未达标的经纪商被坚决清退,数量上从5000家减至1000多家。

“阵痛肯定是有的,但宁可损失市场规模,也要保护投资者合法权益。”袁顾明坦陈,过去行业里代客理财现象非常普遍,包括完全违规的经纪商诱导客户,以及客户主动要求代客理财,这种情况一般是开户时带来的问题。据了解,4月底,大圆银泰上线了上开户平台,以建立投资者与经纪商之间的“防火墙”,开户时还会提醒投资者至少完成20笔模拟盘交易,以降低操作失误带来风险。年内将实现全上开户。

据其介绍,贵金属交易平台存在很多风险点,终重要的是在资金监管方面,因为此前一些不法的交易平台出事,一个重要的原因是没有走银行的三方监管路线,而是采用第三方支付,一些交易场所鬼迷心窍出现资金脱逃现象,导致投资者血本无归;此外,风险点还包括IT技术风险。作为电子化交易,如果IT技术水平不足,会存在交易风险隐患,有些违规的平台在这方面投入不够。

袁顾明透露,在新交易模式中,关键的是将政府监管将贯穿到交易体系各个环节中。去年年底,由江苏省金融办牵头,包括大圆银泰等多家企业发起成立了国内首家省级登记结算公司——江苏交易场所登记结算有限公司(下称“江苏结算”)。

江苏结算将是大圆银泰新交易模式重要的一环,作为一家政策性非营利机构,已于今年年初正式开始运营。

“通过江苏结算,将实现交易、登记、结算三者分离,我们专注于提供交易平台服务,会员单位做好投资者教育和服务,资金由银行托管,而登记开户、交易监控、结算都将通过江苏结算完成。”袁顾明说,监管层不仅能够实时监控到所有的交易数据、资金动向,而且能够全面掌握到所有投资者的情况,从根本上杜绝违规行为,有效保障投资者的合法权益。

袁顾明透露,在新交易模式的基础上,大圆银泰还将往贸易、实体部分延伸,努力服务好实体经济,现货交割是大圆银泰发展的一个重点。

业内人士表示,监管层正在探索建立各类交易场所的长效监管机制,实际上已经推动大宗商品现货市场形成新交易模式,在“管住资金”的基础上,实现交易场所对实体经济的助推作用。

交易场所在整顿中野蛮生长

这厢清理整顿,那厢旧去新来。在这一轮交易场所现场检查尚未结束前,各地新的交易场所仍在快速涌现。

8月27日,上海宣布将在上海自贸区建设石油天然气、铁矿石、棉花、液体化工品、白银、大宗商品、有色金属等8个国际交易平台。29日,紫金矿业称,在深圳前海将主发起设立的深圳市紫金环球金属交易中心有限公司已于近日收到深圳市政府金融发展服务办公室批复。

“虽然还在整顿,但近一段时间(交易场所)新增速度基本没有减。”中国大宗商品发展研究中心秘书长刘心田近期调研发现,部分原因是过去两年及今年上半年地方审批的交易场所较多,在当前清理整顿背景下,有些交易场所趁批文尚未失效加快进程,预计再过一两个月,这批批文“消化”后会出现一个断档期,在四季度或明年初可能会出现断档。

一位接近监管层的知情人士透露,目前来看,贵金属类交易场所依然在新增量中占有较大份额。

“贵金属交易场所是做市商模式,在这种模式下,庄家和投资者对赌,基本上都是有利可图的。”刘心田表示,目前交易场所盈利的方式主要有手续费、开户费、会员费、席位费等,虽各类交易场所很多,但盈利的并不多。

“很多交易市场为了暴利都去做贵金属,而且综合类交易场所也都挂综合的幌子,实际都是通过贵金属交易赚钱。”知情人士透露,各类交易场所乱象层出不穷,根源是利益问题,此外国家缺少统筹规划,各地方政府由于缺乏金融风险和监管意识,使得部分交易场所没有约束地野蛮生长。

但世行金元高级研究员肖磊指出,清理整顿对于整个市场是好事,但金融市场跟其他市场的性质不同,不能受到非专业或舆论市场的影响,中国需要各类交易场所并存才能充分竞争。如果舆论压力过大,导致政府出台一刀切的政策,投资者不得不接受的交易市场规则、模式,实际上对发展整个市场以及投资者的损害会更大。

频繁清理整顿的背后

实际上,交易场所各种乱象的背后,还是三令五申成了耳边风。

对于屡次整顿而不彻底的现象,宝城期货金融研究所所长助理程小勇认为,整顿无法从根源上彻底改变乱局,整顿可能在一段时间内使得交易场所走向合规,然而缺乏法律约束,地方政府利益共享和交易制度不合规,使得违规行为仍会死灰复燃。

“地方政府扮演着双重角色,既是政策执行者,也是地方交易场所的保护者。”程小勇指出,交易场所各种乱象丛生的背后,一是法律方面存在空白;二是地方政府利益作祟,为了税收和政绩,盲目发展各类交易场所,对取缔非法交易平台,阳奉阴违;三是,现货交易平台本身存在很大的利益诱惑,使得不少企业和机构铤而走险;四是交易模式违规和风控制度缺失,不少交易场所是做市商制度和“集中交易方式”,缺乏第三方托管,导致随意修改交易规则、挪用交易保证金、虚拟资金恶意炒作、背后操纵价格等等违规事件频繁出现;五是缺乏长效监管机制和常规的日常监察制度。

前述知情人士透露,一些地方交易场所不但受到地方政府的大力推动,在很多交易场所中,地方政府很可能是以国有投资公司的形式成为交易场所股东,个别民营交易场所甚至有地方政府官员参股经营。因此,地方各类交易场所有地方利益在里面,整顿就一定会遇到阻力。

民生期货市场发展部副总经理屈晓宁表示,很多交易场所的设立初衷是好的,且有合法手续,但在经营中出现了变化,从一个以贸易、集约管理、标准质量和市场定价的市场,做成了部分垄断、虚假炒作、非市场化的泛金融贸易行为,使得部分交易场所变为局部人的利益和歪曲市场价格的工具。

业内人士称,设立大宗商品现货交易平台不是为了投机,归根结底是为了实现产业升级,提高运营、交易各方面的效率,减少中间环节,实现利润化,但目前的大宗商品电子交易市场并没有起到这些作用,关键的环节——交割非常少。大宗商品数据商生意社调研数据显示,目前国内涉及现货交易的交易市场仅占30.98%;而现货交割率在1%至8%之间,且交割率高于3%的仅占11%。

生意社高级分析师满蓉蓉表示,无论是期货市场还是现货市场,如果没有解决实体现货企业的贸易功能而希望一步到位就实现其价格发现和套期保值功能是不现实的。如果没有坚实的现货基础,所建的交易平台不但不是企业的风险规避工具,反而会成风险爆发平台。

业内人士称,应该加快《期货法》立法进程,从法理上对现货交易平台进行界定,并从监管权限、出发权限方面做出规定,做到有法可依;其次,要引导现货交易平台交易模式和交易制度的完善,去除不合规的相关制度和规定;再次,尽快出台投资者保护配套细则。

电缆桥架成型设备
螺旋管厂家
牛大魔王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