绍兴信息港

当前位置:

东莞鞋服制造面临钻石体系变局

2019/07/12 来源:绍兴信息港

导读

东莞鞋服制造面临“钻石体系”变局因通货膨胀挤压而举步维艰,并不是东莞鞋服等中小企业的全部。如果将“竞争战略之父”迈克尔·波特的“钻石体系

东莞鞋服制造面临“钻石体系”变局

因通货膨胀挤压而举步维艰,并不是东莞鞋服等中小企业的全部。如果将“竞争战略之父”迈克尔·波特的“钻石体系”模型套用到时下东莞鞋服等制造业领域,或许,通胀挤压下的东莞制造业正面临着一场“波特式”竞争力变局。 迈克尔·波特,哈佛大学商学院教授,企业竞争战略理论开创者和全球范围竞争力讨论的点火者。 在上世纪80年代,波特在以重视市场力量为特色的“里根时代”,担任美国里根政府产业竞争委员会主席,1990年,时年仅43岁的波特提出“钻石体系”概念。 波特认为,一个国家之所以表现出极强的活力,是因为该国经济在国际竞争中显示出了巨大的竞争力,国家竞争力的本质在于行业竞争力,优势行业的形成,则依赖于所谓的“钻石体系”。 “钻石体系”则包括了4个主要要素,以及2个附加要素,它也是对行业发展架构,乃至对行业竞争力进行衡量的指标。 其中,“生产要素”、“需求条件”、“相关产业和支持产业的表现”以及“企业战略、结构和竞争对手”为它的基本要素,此外,“机遇”和“政府”为它的两个附加要素。 对于基本要素,波特说,这些因素可能会加强本国企业创造国内竞争优势的速度,也可能造成企业发展停滞不前。而将它们连起来,便构成了一个菱形钻石,而若加上附加要素,便是一个六边形钻石,“钻石体系”自此而来。 据近日对曾经作为中国国际竞争力体现的东莞制造业调查,在通货膨胀挤压东莞鞋服等中小企业生存空间背后,关系东莞制造竞争力的“钻石体系”要素变局微妙,而伴随着诸多竞争优势条件的变化,曾经以“东莞奇迹”而着称的东莞制造业,或许仍面临着一个不确定的未来。 通货膨胀下的谷 2011年4、5月份,温州江南皮革、知名餐饮连锁企业波特曼等温州企业相继因资金链断裂而倒闭。关于温州企业出现“倒闭潮”的消息不胫而走,但根据有关媒体报道,温州并未出现大规模的企业倒闭潮,但生存状况正陷入多年来的谷。 这一判断与众多东莞中小企业主的看法类似。 “我倒是很纳闷,2008年我们的订单没怎么受影响,2011年却是差的一年。”东莞市舒怡制衣厂老板舒国智(化名)对说。 被称为“世界工厂”的东莞,是中小企业生存的摇篮。根据东莞市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民营登记注册户已达46.77万户,而其中99%都是中小企业。 在“倒闭潮”的传言中,本报调查发现,原材料价格上涨、用工成本上涨等因素导致企业利润空间压缩,加上对人民币升值预期加大,很多企业要么有单不敢接,要么想接接不到。 广东省统计局公布季度经济运行数据显示,广东3.73万家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实现利润约923亿元,同比增长10.4%,增幅比1至2月下降12.5个百分点,同比降26.1个百分点。 广东省统计局相关负责人分析指出,企业盈利幅度减小主要是因为原材料价格上涨、企业工人工资调高、银行贷款利率提高、部分大型企业设立公积金等因素推高企业生产经营成本。 同时,被列为全国加工贸易转型试点城市之一的东莞,产业转型成效明显,但转型不力的企业正在高成本的环境下挣扎。 “前两年,我们一直在说狼来了,实际上狼没来。现在的状况,不是国际经济危机带来的,恰恰是国内通货膨胀造成的。”广东省社科院研究员、区域经济专家丁力对本报说。 正在改变的“钻石体系” 将东莞制造业的现状和“钻石理论”结合起来,在“生产要素”、“需求条件”以及“相关产业和支持产业的表现”方面,本报所观察到的东莞制造业,皆有所改变。 所谓“生产要素”,指人力资源、天然资源、知识资源等;“需求条件”对应的则是本国市场需求,这也关系到市场的饱和度;而对于“相关产业和支持产业的表现”,则是从产业链角度进行考察。 东莞虎门镇以服装制造业着称,舒国智的工厂所在的博美布料市场一带聚集了上千家中小型制衣厂,大部分是贴牌加工厂,技术含量相对低下。 “从4月23日到现在,我们厂的工人几乎都是半工半玩,有60%的人上班我就很开心了。还有很多小厂,只有20%到30%的人在上班。”舒国智无奈地对本报说。 他的工厂2004年开业,在几百平方米的厂房里代工四个境外服装品牌,分别来自马来西亚、菲律宾、新加坡和中国台湾地区。 尽管是代工,舒国智认为自己的厂属于具有一定技术含量的制衣厂,从设计图、购买原料、商标、吊牌、扣子到印花,都可以完成,由于用于出口,产品质量还必须达到国际环保标准。 就是这样具有一定抗风险能力的制衣厂,也觉得2008年以后难以为继。“2006年、2007年订单的时候,有十二三万件,现在多五六万件。” 原材料、用工成本上涨和订单减少的双面夹击让小型制衣厂倍感压力。 舒国智给本报算了一笔账,作为主要原料的棉布,已经从每公斤35元涨到了59元,但是客户下订单的单价却不愿提高,“以前出厂价25元,现在我们涨5元钱,客户都不愿意买。” “整个市场都是这样,竞争很大。除非是知名的品牌,涨价还能销售。中等产品涨价,客户会担心影响销售。所以订单价格一般不会提高。”东莞市虎门服装服饰行业协会秘书长王敏健解释说。 同样提高的还有人力成本。2011年3月1日起,东莞工资标准上涨到1100元,舒国智每月的工资支出5万多,比原来上涨20%左右。 “现在,我们这种小厂找个工人好难,肯定好好养住。”他必须不能“亏待”工人,才能留住人。面对种种无奈,舒国智感叹:“我觉得开厂容易,守厂难,骑在马背上跑还是不跑?” 今年上半年以来,舒国智的朋友中屡屡传出倒闭的消息。面对通货膨胀,受到打击的是服装、鞋业、玩具等劳动密集型、门槛低、抗风险能力相对较低的行业。 厚街鞋业鞋材行业协会会长方先生也表示,在跟一些会员聊天中,经常会听到他们的担心,今年,比2008年情况好一些,但是比2010年差一些,下半年担心还有一些厂会倒掉。 “企业战略和结构”的转型考量 过去三年,东莞一直都在转型升级,这也是“钻石理论”中“企业战略、结构和竞争对手”的表现。 2008年至今,东莞已有近两千家不具备法人资格的“三来一补”企业转为法人企业,约占企业总数的30%;出口300强企业基本实现了“设计+生产”的运作模式,全市70%以上的加工贸易企业有深加工结转业务;有988家加工贸易企业拥有自主品牌,内销总额增长了34.4%。 “东莞越来越只适合生产中产品,生产中低档产品的企业很有可能会倒闭。”东莞港之杰实业有限公司经理廖永杰告诉本报。 他的公司在东莞厚街白濠村工业区,生产安全鞋(国内称“劳保鞋”),厚街是鞋业鞋材行业的聚集地。 廖永杰说,他们原本打算在东莞设立制鞋生产线,但由于“市场情况越来越恶劣,人工成本增加30%”,他们唯有把生产线转到内地城市,东莞的公司只负责接单、设计、打版。 廖永杰说,现在想保持利润,就要接到一双30美元的订单。“但是高单价的单,意味着企业自身实力也要提高。转型升级不是那么容易的,设计研发需要更多专业人才、专业设备。”廖永杰说,虽然政府有很多转型升级的扶持政策,但是很多中小企对政策并不清楚,而且也不一定能享受到真正的优惠。 “现在的情况,可以说比2008年更加艰难。”据廖永杰介绍,他身边的很多公司也采用了类似的形式,把研发、接单机构摆在珠三角,把生产线移到内地。 据东莞市外经贸局提供的数据,2011年1~5月,东莞市外资企业设立研发机构97家,同比增加32家。 转型升级,做自有品牌,出口转内销?舒国智说,不是每个厂做品牌都能活,一个朋友失败的经历,让他对做品牌相对保守。 “2007年,我有个朋友就开始在虎门做自己的服装品牌,投资做设计、买机器,做推广,但是市场营销没做好,货积压着卖不出去,亏了两三百万,老婆也离婚了,他从老板又变回了打工仔。” 而他这样的贴牌加工工厂,做多少卖多少,不会压货,不用想着自己去开拓市场,一件衣服赚几块钱,也是稳稳当当的。 但是现在“稳当”似乎也难求了。舒国智说,他打算两条腿走路,一边做外销,一边注册商标,生产一些自有品牌,放到批发市场销售,但是“不能冲得太猛”。 统计数据显示,东莞还有4000多家劳动密集型来料加工厂,这一轮国际原材料价格上涨和劳动力成本增加让这些企业又一次经历考验,但不是每个厂都有转型升级的实力。 王敏健对说,通过局部调查显示,劳工用工困难、通货膨胀,的影响是经销商的环境变差,企业没有那么大的利润空间,对中小企业影响更大。 对于一些小企业倒闭,他表示,这是一场市场自然洗牌,不太良好的企业,通过这次市场的洗牌,让整个发展空间扩大,让留下的企业有更好的发展空间。 “转型升级是一把双刃剑,我历来认为转型不应该是喜新厌旧,也不能喜大厌小。转型,应该是全社会方方面面提高生产效率。现在有些中小企业倒下蛮可惜的。政府应该出手救救。”丁力表示。 “政府”要素,以中小企业融资为例 订单减少、原材料价格上涨、劳工工资提高,一系列的问题都指向一个新的问题,企业资金链如何保证。 “以前总是按时付款的客户,现在总要拖半个月左右。”东莞厚街一家小企业的老板对本报说。 东莞市隆威实业有限公司经理李方贵也有同感,“以前经济好的时候做现金交易,现在是客户核定发票之后45天结账,从下订单到结算可能是半年时间。现在拖款的客户越来越多,导致资金周转困难。” 对于一些有心转型升级、购买新设备、组建研发团队的中小企业来说,资金短缺更成为大问题。 事实上,融资难一直都是摆在很多中小企业面前的一道坎。今年以来,银行存款准备金率六次调整冻结上万亿银行资金,让融资难的问题更加严峻。 据了解,对于一些信用指数高的企业,以前是信贷员送钱上门,如今却是托关系都难贷到钱。 更何况,小企业向银行借贷,向来都不那么便利。李方贵说,银行借贷一般都要求中小企业以固定资产抵押,但对于一般加工制造厂来说,很难有固定资产可以抵押,加上设备作价困难,通常银行评估的价格连购买价格的三分之一都不到。即使能贷到款,但银行授信额度太低,也难以解渴。 于是,解决融资难的问题,中小企业都各走各的门路。 作为温州人,李方贵一般选择温州民间借贷,或亲戚朋友之间互相“充电”。但是,商业环境变差,让放贷者都变得小心翼翼,生怕放出去的钱人间蒸发。 东莞市合鑫彩印包装有限公司经理易泓宇则选择了在香港融资。“我们在香港注册公司,向香港金融管理局申请,他们的门槛不会像内地这么死板,评估也相对科学,购买的设备可以直接抵押。香港方面会定期派人上门拍照,确定设备的使用情况。” 据易泓宇介绍,他的同行朋友中,购买进口设备的企业有八成选择了香港融资,以“曲线救国”。 2008年,东莞市出台“10亿元融资支持计划”,融资支持资金分贷款风险补偿金、贷款担保风险补偿金和贷款贴息资金三部分,首批3000多家重点中小工业企业和加工贸易企业直接受益。 但3000多家受惠企业,相对于东莞四十多万家中小企业的规模,可以说杯水车薪。 对于一些中小企业家来说,扶持多,不如实实在在的落实。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企业负责人说:“10亿元听起来数字很大,但小企业也‘望尘莫及’。门槛高不说,企业想获得政府贴息,还要付出很多隐性成本,到反而得不偿失。” 一家列入“10亿元融资支持计划”的企业负责人告诉,政府承诺的2%的银行贷款贴息,至今没有打入公司账户。 转型升级背后的风险 银行借贷门槛变高,一定程度催生了民间借贷的繁荣,但也无法避免其中的隐性风险。 与此同时,尽管东莞制造业转型升级某种程度上为中小企业发展创造了“机遇”,但是在知识产权保护上短板仍在。 在东莞镇街随处可见“小额贷款”的广告,“当天放款,无需抵押”。致电,有些是空号,有些直接表明是“高利贷”。小额贷款公司也开始频频发力。从东莞市金融工作局获悉,今年,东莞的小额贷款公司将达到16家。东莞计划每两个镇、每个园区拥有一家小额贷款公司,帮助中小企业解决融资困局。 同时,在目前的监管政策下,小额贷款公司也为积累了30年的东莞民营资本寻找到了楼市、股市、服务业、制造业之外的投资出路。 东莞市金融局金融科科长钟正良表示,东莞小额信贷公司股东有着浓厚的产业背景,包括纺织、科技、房地产、农业、贸易、化工、汽配等多个产业,几乎囊括东莞本地优势产业。 但这并不是全部,小额贷款公司面临的风险仍不可忽视。 据了解,因小额贷款公司并未接入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根本无法快捷地查询客户资料,无法甄别客户的信用评级,一旦出现风险,便将直接影响其股东利益。 同时,小额贷款公司的非金融机构身份,使其基本按照普通服务业的标准纳税,5.5%到5.6%的营业税和附加税费,25%的所得税,这比金融机构的税收标准明显要高,商业银行的所得税为15%,营业税还有减半优惠。 东莞市广汇小额贷款公司副总裁王圆圆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算了一笔账。 “2010年从1月至9月,我们的办公、人力成本一共只有180多万元,而仅仅营业税就缴了84万元,企业所得税是290多万元,两项加在一起一共超过370万元。我们2009年3月份成立,到年底就已经缴了200万元的税。”王圆圆说。 对于李方贵的隆威实业而言,因知识产权保护不力而导致的仿冒产品,也引致了其业绩的下滑。隆威实业位于东莞市厚街镇,从事销售鞋服等包装,属于鞋业与服装行业产业链中的一环。 “这个季节应该是旺季,但我们接到的订单却不到原来的三分之一。”李方贵说,原因有多种,一个是因为原材料价格上涨和对人民币升值预期,客户下单更谨慎了,一个是一些工厂迁往内地。主要的原因是市场上出现太多仿冒产品,外观与隆威的品牌“M-BUSTER”一模一样,但是材质更低劣。 6月9日上午,李方贵专程到东莞市工商局处理侵权一事,但因为材料不齐全扫兴而归。 知识产权保护成为东莞转型升级之后面临的又一问题。从贴牌到自有品牌转型后,如何保护自有品牌,打击恶意侵权仿冒。 经过李方贵的调查,仿冒者接走了他们三分之一的订单,“我们损失的利润相当于每个月一辆奥迪车送给人家。” 他说:“我们的产品受到法国BV、德国PFI、英国SGS、Intertek、欧盟REACH认证的。为了这些品牌认证一年要花掉20多万元人民币。”企业在研发、设计、品牌宣传、参加各种展销会等方面花费巨大,却被仿冒者得利。 东莞市人民法院民四庭庭长柯小玲表示,侵犯商标专用权的案件比较多,涉及的领域比较广,比如,还有衣服、鞋、酒、药、手提包,各行各业都会有侵权。侵权对投资环境伤害巨大。李方贵认为,东莞市工商局接到侵权举报反应应该更积极,“提供权利证明书还不行,还要提供侵权证据等相当多的手续,侵权证据让企业收集,还说,不一定能找到侵权的公司,因为他们可能没有注册。” 李方贵曾经想起诉几十家东莞的企业,但一些朋友劝他,你花精力在打假上面,还不如在销售上。显然,现在他已经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 现在因为订单下降厉害,他有了很多时间来进行侵权投诉。“如果知识产权不保护,怎么会有信心转型升级?”李方贵说。

欢迎品牌、企业及个人投稿,投稿请Email至:news@

崇左好的癫痫专科医院
潜江有哪些二丙医院
武汉全科医院哪家好
沧州眼科医院哪家好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