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游戏

农药企业排污责任切割术

2018-09-14 12:13:30

通过将污染物处理低价“转包”,一些农药企业试图将责任切割,而环境则遭受污染。

上市公司新安股份、浙江金帆达生化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金帆达”)两家农药企业今年因牵涉非法排污问题,相关人员在接受调查。其中,金帆达将草甘膦母液处理转包给第三方。

一位化工行业研究员向笔者介绍称,草甘膦用于橡胶、茶及果园、甘蔗地等,是一种除草剂,最初是由孟山都公司开发,它的加工工艺较复杂。

“母液是草甘膦生产之后的副产品,仍含有一点点草甘膦的成分,是一种有毒的化学品,但至今解决其母液的残留仍是世界性难题,通常会使用焚烧及降解等方法来处理,如孟山都就是将母液埋在几千米的地下。而中国企业的处理方式多数使用焚烧法。”该研究员称,国内草甘膦的生产工艺为甘氨酸法和IDA法,上述两种方法的环保处理费用在2500元/吨、3500元/吨,“国内一线的草甘膦企业包括新安化工、金帆达、江山股份和扬农化工等等,其中如金帆达的产能约在10万吨,新安股份为8万吨。因而,如果大型企业要安全环保地处理母液的话,则要至少数亿元的资金。”

事实上,部分涉及污染环境犯罪的企业,主要就是在于并没有安全地处理这些母液。

“企业可以委托别人或者自己投资焚烧设施来对母液处理,如果倾倒的话,这种有毒物质则会严重污染环境。”国金证券研究员刘波告诉笔者。

而据媒体报道称,金帆达以每吨母液100元的处理费用给下家,后者倾倒母液。新安股份12月18日的公告也称,目前与其有仓储业务的某公司涉嫌环境污染事件被公安部门进行调查,而新安股份两名人员接受了公安部门的协助调查、原安全环保部经理也于8月份被公安机关调查、批捕等。新安股份的解释是,因仓储能力有限并对外委托仓储时,其合作的仓储单位偷排了废液。

无论是新安股份还是金帆达,两者在上述污染事件中所处的角色,都是它们的合作单位对有毒母液进行了排放、涉嫌环境污染案。

企业是否愿意投资较大的环保处理设施、是否愿意出足够的资金给合作单位则就是草甘膦母液污染事件的核心之一。据前述那位分析师透露,厂商不愿投较大资金用于环保处理,与草甘膦价长期处于较低位也有一定关系。

2008年草甘膦价格曾大涨过,众多企业趁机杀入该行业,导致产量过剩,且2009~2011年期间草甘膦价一直起不来,行业在去库存;直到去年年底至今,该产品的价格才逐步回升,所以企业对于投入如此大额的资金用于环保治理会较为犹豫。

如新安股份在2008年扣非净利润为16.9亿元之后,2009到2012年的扣非净利润分别只有2.52亿元、5363万元—1.67亿元和1750万元。

2012年中国企业产能就高达65万吨,因而要处理的母液量也不小。

今年5月,环保部也发布了《关于开展草甘膦(双甘膦)生产企业环保核查工作的通知》,在以往申请环保核查以及审查的基础上,可能于近期公告符合环保要求的草甘膦等生产企业名单。一些大型、环保型草甘膦厂商或受益于产品价格的提升,而有稳定的市场份额和销售收入。

青岛新疆城基本信息

运动服饰图片

龙湖狮山原著价格
六角螺母图片
学校直饮机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