绍兴信息港

当前位置:

中篇玄幻小说《情劫百花宫》(四)

2019/09/14 来源:绍兴信息港

导读

【四】杨冰被马彪、胡豹带出来交给了火凤凰,火凤凰把她关押在了“怡情院”。杨冰苏醒过来,大哭大闹,没有一个人理她。她遭逢巨变,不知身处何地

【四】
杨冰被马彪、胡豹带出来交给了火凤凰,火凤凰把她关押在了“怡情院”。杨冰苏醒过来,大哭大闹,没有一个人理她。她遭逢巨变,不知身处何地,只能任人宰割。想逃,那些保镖看得十分严,想死,哪里又有可能呢?不知爹爹和大师哥在什么地方找自己呢?她的眼泪都要哭干了。
半个月后的一晚,在“怡情院”主人芹姨的厢房里,火凤凰正摺扇轻摇,品茶小憩,而芹姨也坐在一旁为他斟茶,神色间颇为恭敬。火凤凰笑道:“看来我的计划十分成功嘛!”
芹姨陪笑道:“是啊!岛主您才智超人,想要的东西又怎能不信手拈来呢?”
火凤凰吟吟笑道:“我让马彪和胡豹把她拐出来,闹得江湖上已经尽人皆知,威远镖局的 和镖头私奔,她除了跟我回去之外,再没有别的出路。那丫头很重要,有一件天大的事情要着落在她的身上!你要给我好好看紧,不能让她逃跑,也不能让她自杀!”
“是!”芹姨恭敬回道,“属下会严加看管。”
杨冰遭逢巨变,一颗心早已碎了,仿佛一个木头人。想逃,那些保镖看得十分严,想死,那里又有可能呢?不知爹爹和大师哥在什么地方找自己呢?这天,正一个人发呆,猛然觉得进来一个人,不觉惊道:“啊!是你!”话未说完,对方的嘴已压在杨冰的红唇上激烈地吻着。杨冰挣扎着勉强开口蹦出几个字:“火,火公子,怎么会是你?”那人正是火凤凰。
火凤凰痴痴地望着杨冰的脸蛋,轻声道:“杨姑娘,我找你找得好苦啊!”杨冰急切地说道:“你,你怎么会找到这里来?快带我出去!”火凤凰从背后搂着杨冰,吻着的杨冰粉颊道:“傻丫头!我就是来救你的!我一定会带你离开这里的!”杨冰羞涩而感激道:“可是你,你怎么带我出去啊?”
火凤凰搂着她的双肩,含情脉脉地说道:“为了你,我死而无憾!”杨冰愣了半晌,不知该接受还是拒绝他的拥抱,不禁双颊绯红。火凤凰拥着杨冰,柔声说:“今天是八月初一,再过两个月就是十月初一,也就是你的生日了。我要好好为你庆贺一下。”火凤凰的眼里闪耀着奇异的光彩,让杨冰为之惊异不已。
杨冰惊疑的说:“你?你怎么知道我的生日?”
火凤凰温存的笑道:“我不但知道,我还要在你生日那天,创造一个谁也意想不到的奇迹!到那时,整个江湖都会知道你!你放心,等我把一件大事忙完,马上来救你出去!”
火凤凰回到一个小屋,招招手道:“你们出来吧!”只见一紫一红两道影子,如鬼魅般从窗外窜了进来,正是紫罗兰、红玫瑰。
火凤凰道:“调查得如何?”
紫罗兰道:“根据属下这几天伪装卖花女,在莆田左近探听虚实,据说有些百姓亲眼目睹观世音菩萨显灵,依属下之见,想必是玉菩提现身没错!”
火凤凰精神一振道:“很好,你们去吧,一定要抓住这个叛徒,交给我亲自审问!”两名女子向她一拜,顿时呼啸而逝。火凤凰身形一闪,也从窗口贯窜而出,顿时失去踪影。


杨冰焦急的等待着火凤凰来救她。这天,正一个人发呆,忽然一只手托住杨冰左腋,杨冰大惊,正欲叫出声来,又被另一只手抿住嘴巴,肋下一麻,已被点中穴道。杨冰突然感到双足腾空,整个身体飞了起来。挟持着杨冰的人,趁着混乱之际,施展高明的轻身功夫,把杨冰带离现场。杨冰只觉得自己的身体忽高忽低,忽起忽落,四周景物在眼前瞬间扫过,耳边也不断传出呼啸的破风声。
也不知过了多久,飞腾的身体停了下来。杨冰定睛一看,眼前是一个穿着红色夜行衣的人,头上蒙着红巾,只露出了一对眼睛,身裁窈窕,端的是名女子。
杨冰惊魂未甫,颤声道:“你,你是谁?”
蒙面女子哼道:“别管我是谁,你不找机会逃跑,更待何时?”
杨冰听了,不由得悲从中来。回想自己从小便受到父亲及叔父的宠爱,大大小小的事情,也都有谷少全为她分忧解劳,每天过得无忧无虑,自由自在,从未想过有一天会遭此大变。不知父亲及叔父、大师哥又怎样了,念及于此,不禁放声大哭:“我想逃,可是那里又能逃出去?我连死的办法都没有啊!”
突然空中响起一个娇媚的说话声:“好啊!你们居然能从我们万花岛的分舵逃出,本事不小啊! ”杨冰和蒙面女子大吃一惊,只见一个身穿紫衣的女子,倚在树旁笑吟吟地望着两人。蒙面女子失声叫道:“啊!紫罗兰!”
紫衣女子笑道:“正是我紫罗兰!你既然知道我的名字,想必对我万花岛也有相当程度的了解吧?”突然脸色一变,叱道:“你究竟是不是玉菩提?”蒙面女子沉默不语,两颗眼珠子不停地注视着四周。
紫罗兰蹙眉道:“你在担心什么?担心红玫瑰躲在附近吗?你既能从我万花岛分舵“怡情院”救出她,必然是熟悉我万花岛的秘密,那你必定是我万花岛人错不了!你这叛徒,叛逃了不算,还胆敢把岛主要的人带走,不想活了?”
杨冰心生惶恐,寻思:“万花岛人各个神秘诡异,武功高强,今日算是见识到了。她们老是缠着我不放,我该怎么办呢?”蒙面女子形影一闪,一掌击向紫罗兰。紫罗兰一拳挥出,掌拳相击,双方都退了一步。蒙面女子冷笑道:“红玫瑰若是在附近,不可能放着让你独自迎敌的!没有了她,你紫罗兰就没什么好畏惧了!”
紫罗兰叱道:“叛徒!今日我要掀开你的面巾,看看你究竟是何许人也!”双掌向蒙面女子击出。
蒙面女子见招拆招,拳掌相对,倾刻间两人已拆了十余招。过招之际,蒙面女子喊道:“杨冰,我绊住她,你赶快逃走!快一点!”
杨冰犹豫片刻,拔腿就跑。当杨冰逃得再也听不到打斗声音时,天色已逐渐暗了。她寻着道,一路讨要回到家乡。走在这熟悉的街道,杨冰心情倍感激动,虽然长夜漆黑,但一切都是这么地熟悉;只是景物虽依旧,人事尽已非,杨冰不禁唏嘘。来到镖局门口,看到“威远镖局”的匾额依然高挂,杨冰心中更是伤感。有一种想要跨门而入的冲动,却迟疑不敢向前。犹豫了一阵,便决定还是偷偷进去看两眼,不让人发现就行了。毕竟是自己的家,不舍之情自然难免。
拨开了丛生的杂草,钻进一个通往后院的小地洞,很快就进入了“威远镖局”。这个地洞是小时候她和谷少全一起挖掘的,当年杨志威对女儿管教甚严,不准她女孩子家常往外跑,而一向贪恋玩耍的她,怎能忍受父亲的控管?便拉着谷少全强迫他帮忙完成,从此只要父亲不注意,便和谷少全从小洞一起溜出去玩耍,直到她年纪稍长,父亲不再限制她的行动时,便再也不曾使用过。多年前的往事,杨冰却是历历在目,只是没想到以前常藉着偷溜出去的小洞,今日反而成了自己偷溜进来的管道。
杨冰环顾四周,一切似乎并无改变,但那种心灵契合的感觉,却是少了很多。一片黑暗,亦无人踪,杨冰逗留片刻,便往自己以前的闺房走去。才刚步出,却又止步,因为在阒黑之中,赫然发现自己闺房内竟有烛光闪烁。杨冰心中大惊,小心翼翼地趋向前,隔着门缝窥视,不禁百感交集,呼吸急促;房内一个白衣男子,正自抚着她以前的佩剑出神,这名白衣男子正是谷少全。
杨冰顿时泪眼盈眶,心情大为激动“原来大师哥还一直惦念着我!”想到谷少全如此多情,忍不住轻叹一声。“谁在外面?”谷少全听到叹息声,倏地夺门而出。杨冰大骇,发足便逃。谷少全追了几步,伸手一叹,抓住了她的臂膀,将她翻转回来。当他看到杨冰的面孔时,竟然吃惊地退了两步,泪流满面,口中喃喃道:“这一定是报应!这一定是报应!”在磷磷火光的照映下,显得凄厉骇人。杨冰心生恐惧,急道:“大师哥,你怎么了?”只听得谷少全喃喃道:“报应!报应!老天爷啊!你太残酷了!”谷少全抱头痛哭。
杨冰喝道:“大师哥!你疯了?”
谷少全怒目圆睁道:“我不是你的大师哥!现在我老实告诉你,我不是谷少全!谷少全早就死了!”
杨冰皱眉道:“大师哥,你在胡说些什么?”
“那都是万花岛主的杰作!”谷少全道:“她把谷少全的脸皮移植在我脸上,又让我服下百变神丹,使我说话的声音和谷少全的一模一样,你看!”指着自己下巴的疤痕道:“这个疤,就是当初换脸皮时留下的伤口,这下你该相信了吧?”
杨冰连退数步,失声道:“我不信!我不信!我不信!”
谷少全道:“我是马彪!”
杨冰惴惴道:“你真的是马彪?”
谷少全道:“没错!”
杨冰顿时发疯似地连掴马彪数十掌,尖叫道:“你为什么要杀了大师哥?为什么?为什么?”
马彪嘴角流出一道血痕,镇定道:“谷少全非我所杀。那个杀了谷少全的人,正是火─凤─凰。”马彪把杀人凶手的姓名一字一字吐出来,杨冰听了差点昏倒,叱道:“胡说!这和火凤凰有什么关系?”
马彪咬牙道:“相信你对火凤凰已经产生了相当的好感,我的话你自然不信。其实,她是一个相当可怕的女魔头,这一连串,都是她一手策划的!”
杨冰喘气道:“女魔头?你说他是女的?”马彪道:“不错!我也不必再为她保守秘密了!”
马彪道:“火凤凰是个心理变态的女魔头!她设计了这一连串的毒计害你!”
杨冰疑道:“这些事情,你怎会知道得这么清楚?”
马彪道:“这女魔头陷害了我和胡豹,把镖银偷来放在我的房里,又把你迷倒也放在我的房里,威胁我助她达成计划,我若不允,便会付出惨痛代价。在她软硬兼施之下,我不得不妥协,只有继续错下去,执行她的计划!而那些镖银也被她占有。”
杨冰咬牙道:“她的什么计划?你快告诉我!”
马彪道:“火凤凰正是万花岛主!万花岛到处找人加入万花岛,一入万花岛,火凤凰便把她们 成为红粉杀手,派到武林大家身边先勾引,后杀害,企图以此扫清对手,达到称霸江湖之目的,现今已有三十几位高人死在她的手下。可没想到我也成了她的刽子手。”
杨冰大惊道:“我明白了!这一切都是你的杰作!”
马彪辩道:“我也是受制于人,无从选择啊她还打算把你训练成为一个红粉杀手,为她们的组织效力。据我所知,火凤凰打算让你去勾引杀害一个当今武林高手,因为他眼头极高,非得选一个绝色美女担当此任。火凤凰亲自出马,看中了你。我顺着她的安排,回到福州府,把你父亲和叔父送进了大狱,又让阎员外资助我,使我无忧无虑地登上总镖头的宝座!可惜,你父亲和叔父现在都已自杀了!胡豹也因为不顺从她被她一掌打死了。”
杨冰闻听噩耗,险些晕倒在地,“哇”的大哭起来。
此时此刻,杨冰终于了解,自己这一连串惨痛的遭遇,原来全在火凤凰的算计之下。杨冰忘记了气恼,取而代之的是一波波强烈的恐惧感。自己的命运,竟被一个心理变态、野心勃勃的女魔头玩弄于股掌中,而这个女魔头,竟是自己爱上的人!
“你真成不了大器!”听到这熟悉而带有磁性的嗓音,杨冰猛然跳起,望着倚在破门前的蓝衫青年,吓得全身哆嗦,连连后退,直到背部撞上了墙壁。
马彪恨然道:“火凤凰,是你?”这名蓝衫青年,正是女扮男装的万花岛主火凤凰。火凤凰望着马彪冷笑道:“我的计划原本天衣无缝,今日你却全盘抖出,哼!休想我饶了你。”转而对杨冰柔声道:“我不是要你等我回去吗?我回去见不到你,才知你回到福州来了。事情都办完了,来,小冰,我这就带你回万花岛,那是块女人的乐土,快乐的天堂,你会爱上它的!”一步步向着杨冰逼近。
杨冰吓得全身哆嗦,尖声叫道:“你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火凤凰轻蹙着眉,痴情道:“你是怎么了?小冰,是我,凰哥啊!”正要上前时,左脚突然被马彪紧紧抱住,大吼道:“小冰你快走!快走啊!”杨冰愣了半晌,立即发足狂奔出去。
火凤凰望着马彪冷笑道:“凭你就想阻止我吗?哈!无知啊!”摺扇往马彪头上一点,马彪顿时脑浆迸裂,血肉模糊。火凤凰摺扇轻摇道:“小冰啊,你休想逃出我的手掌心!”
杨冰出了鬼屋,没命似地发足狂奔。她知道火凤凰必定会追上来,是以虽然疲惫不堪,却也不敢停滞脚步。杨冰为了逃命,把身上仅存的银两买了匹马,策动马鞭向南奔驰。出了福州城外,便更加拼命痛击座骑。那匹马受了皮肉之苦,发足狂驰,倾刻间已奔驰十余里了。这两天杨冰陡遇变故,没能好好睡上一觉,吃饱一餐,早已身心俱疲,终于眼前一黑,从马背上跌了下来。当她痛苦地拖着疲惫的娇躯站起身时,马匹早已自顾自奔驰得不知所踪了。
还好火凤凰没追上来,杨冰松口气地漫步走着,脑袋瓜子一片空白。也不知踉跄地走了多久,虽然气喘吁吁,却也不敢停下脚步。由于肠饥体疲,而又精神紧绷,便是铁打的身子也受不了,杨冰一脚踩空,眼前一黑,便即晕眩过去。睡梦中谷少全站在不远处望着自己。杨冰大叫“大师哥!救我!”只见谷少全哈哈大笑,伸手往自己脸上一扯,一张面皮应手脱离,出现了火凤凰得意的笑容。杨冰惊骇已极,不禁失声大叫。
“哇!”大叫一声,杨冰从恶梦中惊醒过来,满面泪水,冷汗直流,才知道自己做了恶梦。也不知自己昏睡了多久,已见夕阳西下,彩霞满天。

共 5017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火凤凰居心叵测,竟轻易俘获了杨冰的芳心。不明真相的杨冰,还焦急的等待着火凤凰来救她。万花岛到处找人加入万花岛,一入万花岛,火凤凰便把她们 成为红粉杀手,派到武林大家身边先勾引,后杀害,企图以此扫清对手,达到称霸江湖之目的。马彪被利用,火凤凰杀了谷少全后,又让马彪假扮谷少全。知道真相后的杨冰拼死逃出,她能摆脱火凤凰吗?期待精彩后续。【编辑:上官竹】
1 楼 文友: 2010-11-17 10:55:46 火凤凰居心叵测,竟轻易俘获了杨冰的芳心。不明真相的杨冰,还焦急的等待着火凤凰来救她。万花岛到处找人加入万花岛,一入万花岛,火凤凰便把她们 成为红粉杀手,派到武林大家身边先勾引,后杀害,企图以此扫清对手,达到称霸江湖之目的。马彪被利用,火凤凰杀了谷少全后,又让马彪假扮谷少全。知道真相后的杨冰拼死逃出,她能摆脱火凤凰吗?期待精彩后续。 联系QQ:1071086492咳嗽导致尿失禁怎么办
小孩营养不良怎么补
脑供血不足常用药
孩子大便干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