绍兴信息港

当前位置:

筐篼文学微小说王老五添丁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绍兴信息港

导读

这是早些年发生在一个偏僻落后农村中的一件真实的事儿。今日写来也许会对大家有所启发和教育。  ——题记    话说那年月,在王家庄与刘家坳一代

这是早些年发生在一个偏僻落后农村中的一件真实的事儿。今日写来也许会对大家有所启发和教育。  ——题记    话说那年月,在王家庄与刘家坳一代,提起王老五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到不是这个人有多大能耐、长得有多么出奇,要说清楚这一切,还得从他父母那辈儿说起。  王老五的父亲是三代独苗儿,辈辈人丁不旺,因此这传宗接代的大事就像一座大山压在了他的心头上。老五他妈进门后那肚皮也不争气,一连气儿生了四个丫头,不常来串门儿的人进了他家有时都分不清谁是老几,这事儿让老五他爹是长吁短叹成天打不起精神来。于是两夫妻天天烧香拜佛、求神弄景,也不知是诚心感动了上帝还是机缘巧合,总老五终于以他嘹亮的哭嚎,向全世界宣告“我来了!王家有后了!”  父母把他当作眼珠子般看待,生怕不小心丢了这个来之不易的小祖宗。为了给孩子取个好名字,他的父母真是费尽了心思,苦于自己文化浅,也想不出什么好名讳。有一次父亲去小卖店买酱油,看人家都在买“王致和臭豆腐”忽然来了灵感,喜得一拍脑袋瓜儿大笑起来“对呀!人家卖臭豆腐都能发家,这一定是个好名字”。所以从那以后王家庄多了位王致和,小名就叫王老五。  老五三岁那年开春儿的一天,一位算命先生从他家门前走过,当时老五正在院中玩耍,老五他爹就请先生为儿子算算命。那先生围着老五,前前后后用目仔细观瞧一番,然后煞有介事地对他父母说“这孩子目前有恶鬼相缠,十八天内恐有灾难上身,你们需在今夜午夜时分如此这般,然后盯牢了孩子,不能让他脱离你们的视线,十八天后若无事便会长命百岁,永无灾难降临了!”  两口子对那圣人是千恩万谢,然后从炕柜的衣服包里抠出口挪肚攒的十元钱交给了算命先生,然后像王八瞅蛋似的整整看了老五一十八天,闹得两人儿像大烟鬼似的。孩子可不管那事儿,该吃吃、该玩玩儿,蹦蹦跳跳欢实得很。到了第十九天头上,老五他爹妈长出一口大气儿,心总算落了地儿。两夫妻对视着苦笑一番,他妈叹息着说“哎!这幸亏是十八天,要是十八年可就毁啰!我们可怎么防备啊?”  一晃王老五二十多了,长得浓眉大眼儿、人高马大的。因为家道还算殷实,所以提亲的也真不少,可是这门儿亲事还真是费了许多周折。王家条件很苛刻,长得太漂亮的姑娘不要,说是怕招蜂引蝶管不住,再和别人跑了过不长、苗条清秀的不要,说是身体太单薄,怕不能传宗接代,在邻村儿找了个相貌一般却细腰肥臀的女子为妻。用老五他妈妈的话讲是“屁股大了能生小子……”  这女子过门儿后,勤劳肯干、孝敬公婆,无论是上山打柴还是下地干活儿,那是一顶一的好手,就是一般的老爷们儿也赶不上她。在一家人的殷殷期盼中,终于等来了喜讯。得知她怀孕后,一家人简直把她奉若圣明。特别是老五他爹妈更是小心翼翼,那真是含在嘴里怕化了、顶在头上怕吓着,一天什么事情也不让她做,就等着抱大孙子了。  终于到了孩子降生的那天,屋内是产妇痛苦的呻吟,屋外是急得团团转的老五和他爹妈。折腾了好一阵子,接生员出来高声道喜“恭喜啊!你家媳妇生了个又白又胖的大丫头!”听到这话,老五他爹妈像泄了气儿的皮球,差点儿没背过气儿去,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老五也阴沉着脸儿一声不吭,霎时空气如凝固了一般。这个月子,那可怜的媳妇是在泪水和伤心的陪伴下度过的,她就像做了件对不起家人的事情,大气儿都不敢出一下,天天在郁闷中苦熬着时日。  第二个孩子的出生,也曾给家人带来了期盼,但随着婴儿呱呱落地儿,终于没有让家里传出欢快的笑声,因为那又是一个丫头片子。  到了第三胎,家人对那孩子早已经失去了兴趣儿。一致认为依然是个丫头,所以尽管媳妇的身子越来越沉重,老五也毫不体贴,连正眼儿也不屑看一下。他好像忘了“种瓜得瓜、种豆得豆”这一道理,只是把不生儿子的责任都推给了老婆。  随着又一声婴儿的啼哭,一个白白胖胖的大小子终于降生了。一下子王家头顶上的阴云尽数散去,上上下下喜笑颜开,从那以后全家人的心思都放在了那孩子的身上。  爷爷奶奶高兴那已经不在话下,当妈妈的更是喜欢至极。一来这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二来是觉得儿子为自己带来了荣耀,使自己在这个家里终于能够扬眉吐气了,所以对那儿子爱不释手。老五更是欣喜若狂,走在干活的路上哼哼呀呀也不知道唱的什么曲儿,自己唱跑调了都不知道。一有闲暇时间就抱着儿子又亲又“咬”,而且他特别喜欢儿子那小鸡鸡,他经常一边亲着儿子的宝贝,一边在嘴里叨咕着“你这个小鸡鸡啊!真是爸爸的好宝贝,不像你两个姐姐,这是王家打种的宝贝啊!王家的希望就在你这了……”。  被冷落在一旁的小姐俩百思不得其解,心想:没有这个小弟弟时,我们还过得不错,虽然爷爷奶奶不太喜欢我们,但有好吃的也经常给我们,妈妈也还疼我们。可是自从有了他,我们就成了多余的了,大人们都不肯正眼看我们一眼,饿了吃凉饭、渴了喝冷水,他不就比我们多个小鸡鸡吗?  一天,老五从地里干活儿回来,恰好家里大人都不在家。他还没走进院子,就听见儿子凄惨的哭嚎,那声音嘶哑、微弱且痛不堪言,家里这是出了什么事情?老五吓得三步并作两步地向屋里奔去。  还没进屋,就见大妞一手拿着带血的剪刀一手拿着儿子的“宝贝”,从屋内走了出来,她天真地对老五说“爸爸,这回我们都一样了!”老五眼前一黑顿时昏了过去……   共 2093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急性附睾炎
昆明治疗癫痫专科研究院哪家好
云南轻微癫痫病医院
标签

上一页:思夜6

下一页:国庆日遇大雨